熱門文章

2014年2月18日星期二

香港精神

香港有趣。想講講香港。

香港開埠之前是名不見經傳的小漁港,這早已是眾所周知的事情。那是英國人首先發掘了她在世界上的地理潛質以及商業價值。英國的確是靠着巧取豪奪而取得香港也是毫不置疑:鴉片販賣是巧取,是「陰乾」清帝國的財力;引發大戰,以強欺弱,簽下中國首份不等條約《南京條約》則是豪奪「硬搶」之證。這段歷史在國人眼裡無疑是恥辱、是國殤。

治港
良禽擇木而棲,民眾是表達得最率真直接的群體:若然他們對統治有所不滿,在積累下來的怨氣總會在某一刻爆發。以台灣為例:在日治的五十年間,中國人在期間發生過多少起義?人民不能生活,就會被逼起來尋求生存。

英國人在這一方面要比日本人聰明得多。搶掠之餘,他們懂得因勢利導,也就是傳統所講的蘿蔔與棍子。但這套權術手段用在英國人手裡卻是相對文明,在「大英帝 國」的招牌之下,對待帝國領土內的子民,他們也不屑用不合人道情理的法例規定去壓迫市民。資本主義的原始精神:求財而已。英國人教曉了這地方的華人:英語、西方宗教、文化、道路設計、現代化城市規劃、醫藥、建築、法律,等等。將社區發展得更文明,跟世界接軌,以利工商業,何樂而不為?百多年間,在香港爆發的暴動騷亂簡直寥寥可數。若然以此批評香港華人奴性太重,那麼便是簡接污衊身處滿清大陸的廣大漢人群眾。這個邏輯行不通。

隨着英殖民地的擴散以及英語在世界上的普及;香港漸漸變成了東方與西方的匯聚之地。香港人也隨之享受到:商業帶來的成果、一定額度的自由和權利,尤其是在財產保障的權利,以及不受當時腐敗的中國官府及鄉紳的欺壓與敲詐。

遠離了宗族鄉紳的全權控制,香港華人漸漸地有了現代的個人與自我權利的概念,還有以夫妻子女作家庭基本單位的概念(而非以整個氏族)。另外,因為港英政府對待市民放任自流自生自滅的舉措,反而讓民眾養成自力更生,總有出頭天的概念,這就是後來所謂同舟共濟刻苦的「獅子山下」精神。再之後又發展了公德的概念,懂得了要與人分享公共空間公共建施的概念,不能只憑着霸氣在大庭廣眾間便溺而面不改容。

這些價值和概念,不一定就是英國人主觀地「恩賜」香港的,但偏偏環境就是因緣際會地造就了種種這些。這是歷史的吊詭,也許應是體制健全下的正常發展。這段歷史,上面所講的價值及概念,早已注入了香港人的血液裡面。

百多年的實驗證明,儘管一個城市裡充滿着紥辮穿唐裝的華人,也能夠在近代體制的管治之下,得到了健康的發展。這在不同年代的中國領導人的眼裡,都有了新的體會。日後新加坡立國,不可以不說是借了當時香港殖民地的鏡。

回歸
是二戰後政治勢力重新洗牌,也是殖民地帝國經營之費用甚重,英聯邦國家紛紛獨立。大廈將傾,帝國以盡可能控制的速度來讓它瓦解。最後剩下來的就是香港這城市,也就有了一九九七年的香港回歸。

中國又是如何看待香港的回歸呢?站在普羅大眾的心態去想:首先,割地的恥辱是一定要歸還回來的。這是領土主權問題。後面還包含了百多年來的屈辱的象徵性平反。(當然,每場戰爭中的賠款以及遭受到的破壞,還是要不回來)

第二,香港學得到的各種商業技巧,又或者其他價值,中國也要一併要回來,在中國複製。鄧小平的深圳經濟特區概念亦由此而起。

這後面有個尾巴,就是:除了經濟以外,其他的價值、制度、文化,是否一併接收呢?這就是政客所謂的「要」同「唔要」之間可以有很大的討論空間了。

第三,香港今日財閥橫行,普羅大眾的生計空間日漸縮窄,以致近年形成了一個「仇富」的話題。以此觀照,國家裡會不會也有人抱着另類的「仇富」想法:我這裡所 說的這個「富」,是「豐富」而非「財富」。眼見香港人百年間平平安安,沒有經歷過重大運動,便可以過着安穩豐富的小康生活。正所謂「有咁耐風流」,如今要 將你頭上的虛榮及光環奪過來。搞滲透、操控主流意識,無所不用其極?

這個講法太過陰謀論了。領導人有治國的智慧,絕不做殺雞取卵的事。不過中層管理人時有操作錯誤之嫌。另外,認祖歸宗之後,大家就是一家人了。同處一個宗祠,同一屋簷下,不分你我。今日初歸新抱還要特別對待,對於歷盡風霜的廣大運動健兒們,面對這些情何以堪?心理上又如何宣洩?

居港:是過客還是要當家?
自清末民初以來,有不少名人雅士曾落腳香港,只當香港是中途站;如大師陳寅恪便曾想取道香港去英國教書。那知戰火紛亂,結果哪裡都去不成,香港成了他們的棲身甚至終老之地。因而他們的一鱗半爪也留了下來;有多少中國文化流傳到這荊楚南蠻化外之地,落地生根,保存下來並介紹給世界?

反觀今日要在香港安身立命的人們,卻發現一些往日引以為傲的東西正在一點一滴地流失。想以此為家卻家不成家,這是歷史在開玩笑。

曾經被某些政客大力吹捧的獅子山下精神,如今我仍然相信是存在的。至於這精神到底還能不能讓人飛黃騰達,成為世界富豪榜的前十名,則不可再盲目相信。

窮則變,變則通。這是易經之理,也是香港人的生存方式。周星馳在電影裡打造了「另類竉物」的「蟑螂」小強。後來,黃子華將之加以詮釋,成為十多年前在電視節目的「打不死的小強」,以此貼切地形容香港人。以昆蟲比喻之,另有一番感受。有先見之明之餘,誰也不歧視誰。

環境就算嚴峻,心態也要積極,才不枉曱甴在世間存活了數十年。

 http://www.gov.hk/images/landing/landing.jpg

2013年9月13日星期五

終於要搬家了:http://selesulu.blogspot.hk/

因為Yahoo! Blog將要關閉,終於迫自己從Yahoo!搬過來Google的Blogger。

我的新地址是:http://selesulu.blogspot.hk/

希望大家繼續支持!

2013年8月9日星期五

看見了百年前傳教士的學習精神,和他在香港所作出的文化貢獻

最近,我花了不少時間在研究一個蠻有趣的課題上。斷斷續續的花了差不多一個月,到現在還沒有完結。暫時的感覺是:享受之餘又帶點壓力。


享受的地方,就是那個微妙的學習過程:從一個頗空泛的想法開始,直到找到相關事情的資訊越來越多,不同的資料連結在一起,然後一個更清晰的景象便慢慢呈現在眼前。從中,自己對那事物也慢慢形成了一套看法;就像小孩一步一步地學習走路一樣,這就是學習過程的歡愉和滿足感。


而壓力的來源,則來自於網上幾近氾濫的資訊。今日最方便的地方便是擁有能接通世界的互聯網,讓我們可以坐在家中而接觸到各地的資訊。搜索資料時,偶爾會找
到珍貴的材料;但更多的是粗糙的東西。所以尋找網上資料的技巧是不可缺少,有時要幾經轉折才找到所需的東西。當找到資料之後,也要預留時間閱讀和消化,將
從文獻上的東西轉化成自己的知識。


這就是學習的過程。更正確一點來說,這是一個自我學習的過程。


自我學習,令我想起中學的生物科老師。他跟我們講:當我們進入大學之後,那就是人生的另一個階段。我們會被當作成年人看待,也就是:我們要為自己的行為負上全責,包括我們的學習。


在大學裡,教授們不會再像中小學的老師那樣,將所需要考試學習的知識一併奉上;而是要靠自己在圖書館尋找相關資料,為自己的學習所負責,去研究出一個領域。


最近讀到有關在香港開埠初期,留在香港幾十年的英國牧師,漢學家詹姆士.理雅各(James Legge, 1815-1897)的一些材料。我現在才知道,原來他對香港以至中國文化--尤其是在教育及翻譯出版中國經典方面--的貢獻甚多。


1843年,理雅各在香港成立了第一個倫敦傳道會的辦事處,以及Union Church。同時間,他將馬六甲經營開的英華書院以及其印刷事務一併帶來香港。當時英華書院一邊培育傳教士人材,一邊傳授西方科學。而英華的印務事業則為香港帶來了第一份以中文為主的報紙《遐邇貫珍》(Chinese Serial)。對於十九世紀末年的中國,洋務運動都還沒有正式開始,滿清政府還忙着應付太平天國的叛亂,這些舶來品在當時來說都是走在時代的尖端。而也只有香港這片相對寧靜的小土地上,才有機會將這些西方知識和觀念,實驗式地在中國人的地方發芽成長。


另外,理雅各為了要令傳教士更了解中國文化,切入當地習俗而方便傳教,他花費上廿年的時間將四書五經以及其他一些中國經典翻譯成英文,這個過程是漫長的,而得出來的成就也是驚人的。因為以上種種,他促進了東西方文化上的交流,為後來的漢學界開闢了一個局面。也在以掠奪為主的殖民地文化中,注入了一
點點善良的文明的精神。


我在想:究竟是什麼信念,會令一個傳教士,從寒冷的英國小島,飄洋過海來到炎熱的東方陌生之地。而在其國人強勢地統治的一塊領土之下,還會對此地的文化懷着謙卑的心,花上大量的時間去了解它學習它,將它的內容翻譯成自己的母語,然後介紹給世界。這是一種什麼樣的情操,什麽樣的感召呢?後面有什麼動力驅使他努力呢?是要為自己國家服務的精神嗎?那是信仰培養出來的信念嗎?是大航海時代對新文化的沉醉和亢奮嗎?


看完這一系列有關理雅各的資料,我真的極之佩服他堅持不懈的努力,以及在文化上所創造出來的成就。比較起自己刻下所從事的小研究,那真是微不足道,小巫見大巫了。


2013年7月22日星期一

書展不看書,看什麼?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香港書展(17-23 Jul 2013)。香港人似乎對這類型人流密集,大型的展覽特別感興趣;而有關方面舉辦這類活動也特別有經驗,駕輕就熟。如今,書展已經變成了每年夏季全港響應的盛事。而書和書展,也形成了一種特殊而又微妙的關係。

什麼是書展?書展就是藉著一次大型活動,去展出一系列林林種種的書籍,以供人選購。焦點通常是集中在新書的介紹;偶爾也會透過回顧某作家的作品,而重新推薦一些舊作。驟眼看之,讀者看書購書,理應上是讀者跟作者的交流。而實際上,是出版商、書店等機構,在書展之下擺出攤檔零售,為讀者和作家提供了一次交流的機會。隨着科技的普及,印刷行業,尤其是電子書業務,它們的門檻比起往日已降低了不知多少。今日有些作家,索性自己創辦一家出版社,從構想到出版都一手包辦。

有交易,就有市場。書展也就成了書本的集散地,也就是發揮了古代市集的功能。

書展為期一週,跟墟期差不多。有限期,大家自然會覺得「機不可失」,便有所謂之「趁墟」。有迫切感,所以便會買得多。話又說回來,有時候因為我亂買,間中從家中書架上隨手拈一書來看,每每也會看到新鮮有趣的東西。

正因為書展像墟,所以書展才會,亦必須會「墟冚」。那是必要的熱鬧、旺丁也旺財。每個攤檔租金不菲,若遇到暴雨颱風之類,令人流下降,那才叫書商頭痛。展覽區裡,所到之處例必有人大力宣傳,喧鬧之聲不絕於耳;最近更有人在場內舉着牌子,繞場宣傳。這些都是一種營銷手法、營造氣氛的一部份。

而有趣的是,書本身的作用是傳播知識。無論中外古今,書本一直都被標榜成一種極鮮明的非功利形象。又或者說:知識從來都是寶貴的,甚至是高尚的;所以書也有一種清高脫俗的感覺。

反觀今日,是繼工業時代後的資訊時代。知識氾濫,書本和知識的流通量到達了前所未有的高度;而書的價錢也變成前所未有的便宜。將書放在特賣場中被吆喝着:「買十送一」、「全場五折」…對於包含着人類知識總結的書本來說,總好像有點格格不入。但這種最原始的市場性販賣,可能就是資本主義的力量,也就是:什麼東西也總會有個價錢,就連書--知識的載體--也一樣。又或者,要透過這手段才真正體會出傳播知識的力量。

我來書展,卻有一個奇怪的想法。就像香港渣打馬拉松一樣:香港書展是目前唯一在香港跟書有關的大型活動。我來,不為捧誰的場,反而好像有點朝聖書本的意味。而且,我堅持每年都要來一次,潛意識裡好像要以儀式一般的苦行,去支持自己持續不斷的學習計畫。

在書展裡,我經常看到時下知名的作家。我並沒有衝動上前和他們打招呼或拿簽名,而只當他們是另類的老朋友。這種感覺、這種關係真的很特別。

如遇到有講座,我偶爾也會駐足一會,聽取一兩個要點。

今年則看看那幾家認真做學問的國內出版社(如北京大學出版社),看他們最近有什麼嚴謹的學術著作。雖然賣書的都是那些態度可有可無的歐巴桑們,但這些都影響不了書裡面的價值。

而其他大部份的店,則好像街市裡的肉檔一樣,賣着幾乎一模一樣的貨色,只是價格上有點不一樣而已。但這裡卻沒有街市那樣骯髒,保證每一件貨品都是新簇簇的乾貨。

雅不雅憑心,俗不俗隨意。每年一度的書展,我還是會參加的。


http://hkbookfair.hktdc.com/tc/index.aspx



2013年6月26日星期三

經典遊戲《三國志》,看出人生定位與策略

東漢末年的三國時代,也就如東周末年的春秋戰國一樣,中原土地上呈現出一個分裂的政治格局。魏蜀吳三方軍閥各自劃一地而治,暫成鼎足之勢而立,在殺戮之中騰出一個稍稍喘息的年代。

曾經屬於太平盛世裡的常規已經不再合用,戰時自有另一套法則。在戰火的蹂躪之下,各個州郡都極之需要管治人材。這個時代中,遭破格被用而成名的謀士戰將特別多。與此同時,脫離中央統治的百姓,此時極需要州牧的領導,一時間冒起了多少個勇謀兼備的領主。

繼史書《三國志》作者陳壽之後,感謝元朝人羅貫中將之寫成了傳頌千古的通俗章回小說《三國演義》,故事佈局精而人物鮮明性格,極之深入民心。再拜日本電子遊戲公司光榮所賜,在近廿年來推出了一系列十多集的三國志遊戲,風靡了一代又一代的電腦遊戲玩家,讓不大看書的世代,都能夠從遊戲中認識到書中的人物和情節,為流傳上千年的故事注入了嶄新的元素。

玩過這類型遊戲的朋友都知道,它類屬於策略類型,比起動作類遊戲的官能刺激實在是遜色多了。但是玩家們卻對它樂此不疲,皆因當中吸引玩家的賣點是在策略計謀方面,要求玩家去統領所擁有的一切資源,包括人和事,去開拓成就自己的事業。光從心理上的訓練,牽動着玩家的創業心態,就已經很有趣了。

我從小便接觸這款三國志電腦遊戲,從遊戲當中我學會了幾點事情。首先是關於投資的重要性以及其相關回報(Investment vs Return)。例如,投資時間在訓練軍隊上,會令士兵在戰場上發揮得更出色;開墾耕地則能夠收取到更多收成和稅項,等等。同理在現實中,投資在學業上我將會有更優秀的成績,讓我在未來的道路上有更多的選擇。也就是將目光鎖定在未來豐盛的回報,而並非只為當下的一時任性。

其次是瞭解到作出正確的決定(Decision Making)的重要性,從而去創造出最大的價值。遊戲裡要求玩家應當下所擁有的人材和城池資源,去創造出最大的價值和實力。在實力弱小時想要挑下大軍閥,這無疑是自掘墳墓的不智表現。廣東俗語有說:"冇咁大個頭,唔好戴咁大頂帽";另有成語叫作韜光養晦和潛龍勿用,即在此時。只有待自己羽翼漸豐,再去吸引更多的人材來為自己效力,去拓展自己的版圖。現實裡也一樣,量力而為,逐漸累積自己的才能和財富;相反,欲速往往則不達。

最後一點,是有關於個人各方面的才能(Individual Quality)。在三國志這類遊戲中開創了"屬性"這個名詞,也就是不同方面的能力,這些屬性包括:武力、智慧、魅力、領導才能,等等。每個角色在不同屬性方面都有各自的數值,因應數值高低分佈,將會塑造不同類型的戰將、謀士以及領主。由此大概可粗略分所有角色為三類人:

第一類:給差遣之人
這類人在各個方面都沒有任何專長(也就是各項數值特低),不論從事文韜武略方面都力有不逮。這類人只適宜從事硬工夫花時間的工作。開拓耕地也好,出兵打仗也成,在集團中緩慢地做些實事。創造出來的價值低,他們需要有效率的將才來管治。

第二類;將帥,軍師
智慧偏高者可當謀士軍師;武力見長之輩則可成將軍統帥。這類人材均可從文治武功方面取得一定的成績,各自在城邑管理和戰場上發揮專長。天才通常專注一方面,而在其他的領域就自然會比較遜色,這點不可不察。然而,世間鮮有些勇謀兼備之輩如趙雲者,亦文亦武,那真是不可多得的人才也。

第三類:領袖
最後是領導之才。他們也許並不擅長在戰場上指揮軍隊作戰,智謀上又不大會出謀劃策。但是他們有號召力(魅力)又有願景;更會統御人,讓大家心悅誠服地為他效力。慢慢地領袖們建立起自己
的名望和威信,擁有各方面的人材供他差遣,從而建立自己的根據地。

領袖的位置很重要,需要擔當的不是一般的重任,自己未必承擔得起;而自忖又不想一生一無是處,任人差遣。想來想去,唯一的出路就是向着將帥謀士之位置為自己的目標。要如此,則自己需要具備將帥謀士的才能。既然先資並不如諸葛孔明般天才,後天學習也要像呂蒙般發憤,以補失天之不足。

以上的小小感悟,都是從一個很老舊的電玩遊戲中找到。


2013年6月24日星期一

基辛格《On China》:為外國人看出中國不簡單的策略性思維

前美國國務卿基辛格(Henry Kissinger)如今已年屆九十,其思路卻十分清晰,從其2011年出版的《On
China》,看出他對今日中國事務依然熟悉。這本書頗具份量,厚達四百多頁,目前還只有英文版。我是花了較長的時間,透過Android
平台上的text to speech閱讀功能,斷斷續續將它看完。當中他的一些見解其實頗值得參考。

書的上半部是介紹中國的起源以及其上古史。其中還對讀者介紹了多個中國特有的概念,包括:中國古時自以為世界之中土而名命中國(Middle
Kingdom);秦朝統一了七國後的領土之後,中國二千年來一直以此為國家領土的大概基礎,而領土統一好像已經是必然之事;圍棋模式的、牽一髮而動全身的策略性思維,這種思維的影響,尤其以三國時代見稱;以及近百年以前中國在戰事及外交上一連串的失敗及失誤。(以上大部分的內容都可以從當代歷史專家徐中約的經典著作《中國近代史》中找到,包括一些有系統的歷學分析。)

介紹完中國的背景後,基辛格在本書的下半部分享了自己身為美國國務卿其間,跟共產中國方面的交流對話和角力,以及提出中國對於不同系列的事件下所作出不同的反應。

閱讀這書的過程的確是有點沉悶。唯一幸好的是,我等國民對於中國古代史的熟悉可令自己更快進入狀態。而書的下半部則有助於我們詳細瞭解中國在國民時期以後所涉及的國際事務中,外國是怎樣看待我們。

我感覺基辛格這本書的用意,是要以自己曾在美國政府處理要務時的角度,向英語世界(廣義來說,應該是全世界)介紹一國西方世界眼中的中國,以及華人這個民族
的思維,讓他們了解另一個意識形態陣營的人的心態是怎樣的。有時候,我們自以為只有我們華人才熟知的某些中國歷史,其實外國政要早已透過其中國專家團隊,
對中國的客觀史實、思路習慣等等,瞭如指掌。

至於這本書有沒可能是美國方面故意要架起宣傳機器,大肆張揚中國的崛起的警號呢?也是有可能的。反正中國國力的上升已經是眾人皆見的事實。基老來一本知己知彼的通識書目,警戒其國人也未嘗不可。

書中有幾點頗值得列出來分享一下:
  • 中國人是一個很強調策略性思維的民族。只少從歷代的領袖中看出,政治上他們會預先估算未來可以走的幾步,經過深思熟慮後才會作出相應的行動。就好像傳統的圍棋一樣,當第一步踏出後,第二步,第三步緊緊跟隨,步步相扣,以達至他們想要的策略性目標。
  • 從以上引由出的實際操作,中國經常就1)領土完整問題,以及2)主權問題,在美國決不退讓。但它也強調自己絕不會侵略別國領土。
  • 美國早就看見毛澤東所領導下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跟蘇聯的蘇維埃是有顯著的分別。當然,中蘇在冷戰時期的角色位置也有所不同。

  • 小平是自古以來第一個中國領導人,願意從傳統的終生領導制中走下來。這點連蔣介石父子都做不到。至於在鄧之前的國父孫中山,相信以當時袁世凱所坐擁的兵
    力,他遲早也是要從總統位上退下來。而鄧小平,則是首位直接從權力重心逐步退下來的第一人,也為後面的江澤民和胡錦濤立下榜樣。
  • 鄧在下台之前,有遠見而清晰地交待了中國未來國策的十六字真言:冷靜觀察,穩住陣腳,韜光養晦,決不當頭。這幾點,後面的領導人差不多也做到了。到了習近平這一代,更是需要秉承下去。
  • 他發現在卡特列根老布殊克林頓小布殊奧巴馬歷任美國總統上場,華府對中國的立場都有點不一樣,令到美中關係失卻連貫性(可能,也是有點因時制宜的味道吧)。
  • 他承認目前中國在經濟上以及整體國力上的崛起,它正在加強參與國際事務,以及對周邊以及環球的影響力。
  • 江澤民是一位深諳西方文化的中國領導人。也應該是首位用英語大拋英文經典書包的中國領導人。
  • 胡錦濤是第一位中國領導人來自辛亥革命國共內戰以及不同形式的政治運動以後的時代。某程度上,他可從上百年來跟不同國家的仇恨瓜葛,劃清一下。

看完這書,我想基老是想要提醒:1)中國由來已久的策略思維是極具競爭力的,也是令其能屹立至今數千年的原因;2)經過過去百多年的失敗及在政治和經濟上的
嘗試,
中國的整體狀況正在改進;而且3)快要達至一個與美國爭雄的地步。(雖然在多番的言行上,中國一直強調自己絕不侵略他人領土,或者先引起紛爭,而只是維持
其領土及主權的完整)。

對手看到的憂慮,顯然也是我們的憂慮。


2013年6月4日星期二

其實,我也很喜歡(實體)紙本書的

電子書在近數年之間盛行蓬勃,自己一來嗜書,二來也是半個電子產品的發燒友,對於EInk的面世以及電子書的普及,我一直都推崇備至。
然而,當我再飛抵台北,再看見誠品內一棟又一棟的書架,齊整地擺放着一本本印刷精美的書的時候,我又覺得它們愛不惜手了。看着人山人海的書店,我又再一次喜愛上這個愛閱讀的城市。
人靠衣裝,書也是一樣。拿書在手上,第一件事便是看見封面和封套。台灣的美術設計比起很多地方都成熟多了。很多的封面都設計得簡單而有品味,若純粹將書當作飾物拿在手上走在街上,一點都不感得俗氣老套。
翻開內頁,紙質厚而耐翻,印刷字體精美,更不時配以彩色圖片裝飾。還有就是那熟悉的繁體字,看着份外有親切感。
包括誠品在內的台灣出版界,經常擅長以這種手法將純粹表達思想的書籍配上漂亮細緻的外衣,提高了紙本書的外觀價值。年紀大了,也頗喜歡拿着那些印刷精美而擁有大字體的書來閱讀。
自己的閱讀習慣是,若然英文書裡涉及大量名詞,我會盡量閱讀英文原版。但若作者乃非英語系,除了看英文譯本外,我對於中譯本也頗為接受(當然,還是要看譯者的功力罷)。這次台灣之旅,我便買了本外國學者論哲學相關的書籍。

港一直都能夠買到來自中港台三地的書籍,但同一本書,基於國內版本訂價通常稍為偏低,而近年國內的簡體書籍,從紙張的質量到排版印刷也有所提升。所以,我
相信其銷量還是稍勝一籌。但倘若因台幣匯率偏低的因素和打折的關係,而能以簡體版的價錢買得到台灣版本的繁體書,我還是很樂意多買幾本來看看。